溫州
您當前的位置 : 永嘉網   ->   文化楠溪   ->   楠溪人物   ->  正文
大翁:響亮的鄉音

發布時間:2022-03-31 厲夢瑤來源: 字體:

  金大翁今年57歲了,距離他17歲離開永嘉外出求藝已經過去了整整四十年。四十年兜兜轉轉,他又回到故鄉,對著這片土地興嘆。在人生的前半段時間里,他習慣了用沉默和行動回應一切,先是跟隨洛陽著名書法家李進學悶頭苦練書法長達十五年,之后又因對陶瓷和繪畫的一腔熱血,在景德鎮的古窯里研究了十年,畫八哥、制瓷器,最終成了“當代八哥第一人”……在年少追逐的聲名問題解決之后,他首先想到的是關于鄉土生活的一束束靈光,那些家鄉的風物情愫、韻味雋永,牢牢盤結于金大翁的鄉土之根理念中,塑造了他藝術寫意的靈魂。

  聲名之后,心系家鄉

  大翁回到故鄉已經有些時日。

  在代表作“八哥圖”一舉成名之后,他一直受邀在國內外各地巡回展出。他的作品為他贏得了認可,聲名也朝他涌來,持續至今。大翁已經記不清,全國有多少個城市曾向他頻傳美意,以豐饒的物質代價,邀請他前往落戶,有的甚至提出給他蓋藝術館,給他住房,讓他全家落戶,盛情如此。但他卻用行動替他自己證明——大翁是一個純粹的人,他不要大房子,聲名所蘊含的物質金錢,對他只是一個抽象概念。

  人民日報評論家趙毅曾評價他:畫家大翁,以藝立身,以誠交友?孔髌氛f話一直是大翁的座右銘,而回歸故里則是他的一心向往。香港文匯報記者采訪時總結:大翁是工匠精神,講好中國故事,對外的,一位值得推廣的優秀藝術家。

  “雖然離開家鄉很多年,但其實一直有在關注,聯系也從沒斷過,我的老家如今已經被拆遷了,這幾年春節都是在朋友家過的,有時候也會覺得很落寞,好像自己成了無根的人,我想重新回來,找回自己的根!

  2020年7月,大翁偶然經過溫州市區公園路,看到公園路正在進行文化街區改造,觸目處,沿街那一幢幢錯落有致、尺度空間恰適的傳統居宅突顯于街區之中,一下子勾起了大翁的故鄉情結,于是便自己籌措資金,在臨街一條廊道的深處,租下了一間二層磚木結構老宅,建起了“大翁藝術”創作展示場館。

  這幾年因為疫情,他除了外出參展看展外,其他時間幾乎都在這里度過,每天勤勤懇懇,早起先練字,吃完早飯又開始畫畫,一書一畫,筆耕不輟。而熾熱的聲名也曾一度在本地帶來關注。在“大翁藝術”展示館開館掛牌之際,市領導欣然前來為其揭牌,一波又一波的嘉賓及大咖登門,一波又一波的采訪,關于他的事跡,網絡、公眾號上有許多文章,關于他的作品,也留有許多解讀,但大翁的大部分時間都留給了創作,很多時候,手機在妻子手里,代替他和外面的世界聯絡。

  “現在去永嘉也方便了不少,最近創作了《半嶺早春》《茗岙印象》《楠溪古道》《楠溪水碓》《石桅巖》……都是關于家鄉的!

  大翁自小生長于永嘉楠溪江與甌江交匯處的東山腳下,少年時鄉村生活的耳濡目染,在他記憶的積淀中,累積成為藝術創作“發酵”的原料。在金大翁看來,故鄉還有許多值得表現的內涵,至今還少有人去認真表達。

  “藝術家該做的事情,就是做好藝術家的本分,我還是那一句老話,靠作品說話!

  關注大翁創作動態的人會注意到,這幾年,大翁的筆墨著力渲染的,還有永嘉山區的紅柿子、永嘉歷代名人的詩詞。在大翁的認識中,柿子樹扎根家鄉沃土,汲清泉而結碩果,成熟季節,橙紅的柿子掛滿枝頭,似照亮村民美好生活前景的燈籠,寄托著父老鄉親幾多的生活希望。

  “相信這一抹‘永嘉紅’會讓許多人一眼想起故鄉,我始終認為藝術創作應當提煉這些老百姓耳熟能詳的符號,同其他地域區別開,因為這是獨屬于永嘉的記憶,我現在在做的許多事情也都是圍繞著這一初心!

  履職盡責,積極發聲

  今年的溫州市政協第十二屆一次會議即將于4月上旬召開,這也是大翁成為市政協委員以來,第一屆任期的開始!拔疫是很珍惜政協委員這一身份的,很多話還沒來得及說,而且還是覺得必須得說!

  大翁并不善于表達自己,在他返鄉的這幾年,和他在藝術成就方面同樣深入人心的,還有他的另一外號——“大炮”。因為他總是大聲說話,甚至是大聲批評。他形容那種感覺,大約是完美主義和理想主義一起發作,也有朋友因此勸過他,低調些、少發言,但他并不聽勸,他依然擔心,有些沉默的事實,沒人聽到。

  這也是大翁的另一面。當他一個人留在畫室中,金大翁可以一晚上一言不發,整個房間安安靜靜,那時候的他沉浸在創作中,謹慎、細致,自信的同時又充滿謙卑。他是那個自稱在藝術的門縫里,看到了一點點曙光的人,也是那個把藝術當作一生求索的學生。

  但是一旦有人和他聊起家鄉,聊起鄉村藝術發展,他的所有表達似乎都在講述當下的困難和癥結,而且為了讓更多人聽到,他還會更加大聲地說、激烈地說。他表示,自己并不是在反對什么,而是在強調和呼吁,那些理應被重視的角落,需要讓大家都知曉。

  “這幾年家鄉的發展我們都看在眼里,我也是很認同的,藝術氛圍的營造也好、文化旅游的探索也好,很多人一起做出了嘗試,大家的目的都是希望家鄉向好發展,只是我的方式可能激烈了一點,聽起來有點刺耳!

  而且大翁也不單是光說不做。好幾年前,他就在甌窯社區落戶了一個工作室,將自己的國畫、書法、瓷器等作品搬到聚珍堂,并參與到推動甌窯品牌打造的各項事務中去!叭ツ瓯緛碛媱澰谟兰闻e辦一個‘大美永嘉’藝術展的,因為疫情耽擱,等疫情好轉以后,肯定還要提上日程的”。

  去年,在聽聞楓林鎮入選“千年古城復興試點”建設名單的消息之后,大翁也很是歡欣鼓舞。在微改造、精提升的古城復興浪潮中,金大翁還給自己找了個適合的位置。

  “楓林的傳統文化怎么把它在藝術上傳頌出去,這是我作為永嘉人要去思考的問題!边@幾天,他一直在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收集有關楓林和永嘉的名人名句,挖掘和創作能在家鄉人之間廣為流傳的藝術元素,連周邊的亭臺對聯也不放過。

  “還有就是按照前人的詩句內容,還原和創作詩中小景,我覺得也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!边@與他歷來的作品有很大不同,但大翁正在為此做著嘗試!啊易髁趾币姉,晚秋閑步夕陽中。此間好景無人識,烏桕經霜滿紅樹!@是晚清監察御史徐定超寫的《詠烏桕》,楓林沒有楓樹,但是有烏桕,這個里面都是有學問可做的……”

  大翁很堅持,他說自己還是不會放棄可以大聲說話的機會,那些關于家鄉的歷史和淵源,他會一直響亮地去表達,然后耐心等待來自故鄉人的親切回應。

  記者手記:

  近年來,藝術家們頻頻到訪楠溪江,既有施曉杰、周欽堯等外來藝術家相繼駐村,也金大翁、周建朋、周淵源等本地畫家回歸故里,這一現象背后,存在著多方面的原因。

  在楠溪江旅游經濟發展中心黨委委員、副主任汪國勇看來,這幾年,楠溪江藝術氛圍的營造和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,正在對藝術家們產生長足的吸引力。施曉杰和周欽堯等人也曾在采訪中明確表示,撇開優越的自然環境,倘若不是當地有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,具備有一定的藝術氛圍,自己也不會選擇楠溪江作為落腳點。而對更多的本地畫家來說,家鄉似乎是繞不開的一種情結,他們大都不是避世者,因為貪戀故土的一草一木,更擔心其中的文化份量被輕易埋沒,轉而在當地藝術文化的打造和鄉村振興的實施中,發揮了一定的領銜作用。像本期《吾心繪吾土,一紙故鄉情》的李小江,“北山藝墅”主人劉沉鵬、周詠平等,也正是有這樣一批形形色色的藝術家們存在,楠溪江的美,還將繼續被更多人認識和描繪下去。

【版權聲明】:本平臺所有原創作品版權歸永嘉縣融媒體中心所有,如需轉載請聯系0577-67261234。若未經本單位同意,擅自將原創內容進行轉載或用于商業用途,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永久不封国产毛片Av网煮站_永久不封国产AV网站_永久不封国产AV毛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